信息查询:
会员登录 |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协会概况
小额贷款公司风险正在出清 网络小贷牌照审批不会很快重启
2019-01-28 来源:财联社 浏览次数:41

1月25日,央行发布小额贷款公司情况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8,133家。贷款余额9,550亿元,全年减少190亿元。

小额贷款公司数量和贷款余额在去年出现骤降,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主要源于小额贷款公司的风险出清。

"很多小额贷款公司老板只想赚快钱,而不是想着怎么持续发展做成百年老店。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之下,谁在裸泳显而易见,小贷公司的风险正在出清。"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所研究员、教授杜晓山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犹存,小额贷款公司将面临更加严峻的发展形势。

此外,从监管而言,网络小贷牌照重启或将不会太快。中国小额贷款联盟常务副理事长白澄宇表示,网络小贷牌照的重启,不会因为网贷P2P机构要转型而重启,还需等待相关管理条例的完善。

全国小贷公司数量下降超400家 行业正在出清风险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小额贷款数量较2017年底减少418家。从统计的31个省市来看,有6个省机构数量下降在30家以上。其中贵州省下降最多,较2017年底下降了61家。而小贷公司较为活跃的江苏省,小贷公司数量下降了56家。从业人员数量来看,31个省中仅有天津市有所增加,西藏自治区保持不变,其余各省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而从贷款余额上看,仅有10个省较去年有所增加。其中,江苏省减少最多,较2017年底贷款余额减少超过100亿元。

杜晓山认为,总的来看,小贷公司数量以及余额的下降,主要与经济下行有关系。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企业无法找到好的标的和公司,所以普遍出现了慎贷的情况。而小贷公司本身存在着巨大问题,也让他们在经济下行时出现更为严重的问题,导致不良率高企。

"不少小贷公司都是民营企业家开办的,普遍都存在只给关联公司放贷、大额放贷而导致风险集中的问题。"杜晓山介绍,江苏等数据下降较快的省市小额贷款公司的实际情况便是如此。

在小贷公司行业中,对小贷公司现状最流行的总结是"运营好、中、坏三种小贷公司在行业中各占三成"。也就是说,能够正常运营放贷的小额贷款公司仅有三分之一。运营一般的企业正在持续观望,而不合格的小贷公司则逐渐被清退。

白澄宇表示,自2017年一些小额贷款公司出现经营困难之后,政府的清理整顿就持续进行,已经将经营不好的、出现困难的、以及违规严重的小贷企业进行关停,市场正在重新调整。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多省集中关停了多家小贷公司,并进一步严格执行小额贷款监管,重申必须坚持"小额、分散"的放贷原则,严禁非法吸收或变相非法吸收公众资金,严禁抽逃或变相抽逃注册资本金,严禁发放高息贷款,严禁账外经营。

2018年4月至5月,四川共取消46家小贷公司业务资格,另有25家小贷公司将停业整顿。6月,山西省金融办取消了30家小贷公司经营资格,要求不合格主体退出市场。11月,江苏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宣布终止全省89家小贷公司相关经营资格,此次被终止经营的小贷公司数量占到了江苏全部小贷公司总数的近14%。

13个省市实收资本增加 行业信心有所恢复

从全国来看,尽管机构数量、从业人员数量以及贷款余额普遍在下降,但去年唯独实收资本综述出现了上升。根据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全国小贷公司实收资本为8363.2亿元,较2017年底的8270.33亿元增加了92.87亿元。

从各省市情况来看,有13个省市实收资本出现上升,超过总省市数量的三成。其中,重庆市增加最多,共计增加289.34亿元。

杜晓山认为,实收资本的增加,说明去年行业的信心有所恢复。一些运营情况相对较好的小贷公司正在增资,以扩张自身业务。而重庆则是因为入局网络小贷时间较早,吸引了诸多实力雄厚的企业开设小额贷款公司,所以在去年便呈现出逆势而上的趋势。

根据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小额贷款公司名录中显示,众多互联网巨头开设的小额贷款公司均集中在了重庆市,例如蚂蚁金服旗下的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度小满旗下的重庆百度小额贷款公司等。而在去年监管力度加强之下,这些小额贷款公司均被曝出持续增资的记录。

"小贷公司行业正在面临洗牌的过程,坏的被淘汰,而好的小贷公司则将继续扩大市场。"白澄宇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去年以来,小微民企融资难的问题仍在持续,这给运营情况较好、业务合规的小贷公司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市场需求一直都在,如果能够解决杠杆率的问题,可能会让小额贷款公司的资产规模出现上升1倍。"

业界一直期盼新修订的《非存款类放贷组织管理条例》能够尽早出炉。这部法案原本是2018年计划修订完成,但至今尚未出炉。而这部法案中修订最受关注的内容就是让此前一直为"试点"的小额贷款公司可以拥有金融机构的地位,在杠杆率的问题上,业内人士预期可以适当放松。

实际上,小贷公司的资金主要来源于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银行业金融机构融入的资金等,虽然部分地区放宽了小贷公司的融资渠道,但仍受到融资杠杆的严格限制。而当下众多小贷公司,尤其是网络小贷公司,普遍存在突破杠杆限制的问题。

网贷之家研究员王海梅介绍,此前不少网络小贷公司通过发行ABS、ABN等方式融资来实现出表,盘活资产,但在2017年年底,监管部门多次下发文件要求小额贷款公司以信贷资产转让、资产证券化等名义融入的资金应与表内融资合并计算,合并后的融资总额与资本净额的比例暂按当地现行比例规定执行。

"此政策一出对于此前通过发行ABS、ABN等方式进行融资,变相加杠杆的小贷公司可谓是致命打击。"王海梅表示,以网络小贷为例,从目前统计来看,各地对于网络小贷的表内融入资金余额的限制不一,但基本在不得超过公司资本净额的0.5-3倍范围内。

网络小贷牌照重启不会太快 需等待上位法出炉

在小额贷款公司中,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由于打破地域限制,可通过互联网在全国范围内发放贷款的优势,成为了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性价比较高的放贷牌照,吸引着各大知名企业竞相申请。但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的推进,去年监管层陆续发文要求各级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暂停批设网络小贷并开展网络小贷业务专项整治工作。

日前互金专项整治办下发的"175号文"曝光,其中在"正常运营机构"的工作指引中明确指出,"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主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这是否意味着网络小贷牌照即将开闸,引发市场联想。

不过,小额贷款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今年网络小贷牌照重启恐怕无望,这还需要等待上位法率先出炉。

杜晓山指出,作为上位法的《非存款类房贷组织管理条例》新修订版目前还未出炉,可能在一些条款上仍存争议。如果这部新修订的法案能够在今年上半年出炉的话,那么在此之后,监管部门还应在出台下位法《小额贷款公司管理条例》,此后才是各地的具体方案以及对网络小贷这个细分领域的具体实施细则。

"当下网贷P2P机构仍在风险出清,远未到备案阶段。P2P和小贷公司这两个行业必须都得整顿结束之后,才有可能重新进行审批。"杜晓山表示。

王海梅介绍,尽管网络小贷牌照已经被叫停,但行业各种乱象并未就此结束,有关现金贷的高利贷、砍头息、暴力催收、变相现金贷等问题仍不断爆出,并且截至目前监管层尚未出台统一的网络小贷监管政策,行业仍存在监管套利空间。可见目前整个行业亟需监管层出台统一的监管政策,来遏制网络小贷的混乱无序行为,引导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白澄宇也认为,必须现有针对小额贷款公司的统一规则,才能开闸网络小贷的审批流程,不会只因为网贷P2P机构需要转型就重启。在有统一规则之后,符合相关条件的机构才可以选择转型。